在世界最高峰撸猫是怎样一种体验

2018.11.25

马上就要迎来2018的最后一个月了,有世界屋脊之称的喜马拉雅山脉,天气情况也已经不适合人类再做长时间的户外活动。但雪山上若隐若现的身影依然矫健,雪豹在山石间穿行,追踪着岩羊群,也寻觅着其它动物的足迹,以此度过漫长的冬季。

雪豹是大型猫科动物,被誉为高山精灵、“雪山之王”。雪豹的保护成效直接关系高原山地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和完整性,更是全球生物多样性安全重要的风向标之一。雪豹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同时是CITES附录I,IUCN极危动物。而中国是雪豹的主要分布国,也是雪豹数量最多的国家,约有2000-2500只,约占全世界的40%左右。

2018年10月底,珠峰雪豹保护中心的联合调查小组开始了他们的秋季调查。在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和万科公益基金会的支持下,这支由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陆桥生态中心,珠峰雪豹保护中心的成员们组成的调查小组,从2013年就开始了针对珠峰保护区的雪豹种群和栖息地情况调查研究,自去年开始,重点调查珠峰地区约900平方公里范围内的“世界最高峰的雪豹”。

不同于其它地区的野外调查,珠峰保护区的自然条件严酷,受季节天气等因素的影响也很大,给调查增加了不少难度。雪豹调查队在项目组全体成员的共同努力、珠峰雪豹保护中心的支持和珠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各级领导关怀以及当地群众的积极配合下,安全合规地完成了任务,取得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达成了“在世界之巅撸猫”的成就。

电影里都是骗人的,雪豹不会在你一踏进牠领地的时候就应声飞奔而来,不会像狮子王一样让你举高高,不会把你当做功夫熊猫开个擂台,也不会像金刚或者恐龙一样从你身边若无其事地溜达过去。调查这种存量并不大,活动范围广阔,警觉且傲娇的神秘生物,第一手资料绝对不是通过肉眼近距离观察达成的。调查队员在绝大多数时候,面对的是苍茫的雪山,嶙峋的乱石,以及隐藏在其中的蛛丝马迹。这些细小的痕迹,就是研究的重要资料。

资料之一,就是粪便。作为雪豹研究的重要资料,“铲屎官”们要取得这样的样本其实是很不容易的。10-11月,20多天的野外调查中,队员们步行着穿山越岭,也才收获了8份,其中还只有4份是新鲜的。通过分析这些粪便可以得到很多有用信息,包括个体的身体状况,食谱,甚至活动范围。

需要指出的是,野外调查的路线也是需要科学规划的,因为队员们不只是“铲屎官”,还是“狗仔队”。我们见很多野生雪豹的近距离美照,大多不是摄影师扛着火箭筒似的大长焦获得的,而是得益于另一种自动装置:红外相机。通过热感应触发快门,有温血动物从镜头前走过的时候,相机会自动记录下照片或者视频。

而野外调查的重要一项,就是回收数据和更换电池,所以野外调查的路线需要覆盖所有相机的架设点。在海拔4100米至5300米的高度,每天徒步穿越至少5公里,到达900平方公里内的100多台相机的架设点位,这些点位还是依据雪豹最可能出现的地理位置进行设置,简直可以用“不是人走的路”来形容。在此默默为调查队员们点赞。

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得以观察到雪豹在野外的活动,以及周边其它生物的情况,然后构建出一整个生态系统,并对其进行研究和评估。而这些难得的影像资料,也成就了青藏高原的三大网红:雪豹,兔狲,藏狐。除此之外,我们的“狗仔队”也捕捉到了不甘于寂寞的路人们,比如这两只在镜头前耳鬓厮磨的猞猁。

当然,偷拍也是有风险的,长期蹲点更加危险。在10-11月的秋季野外调查中,队员们确认了十多台红外相机的“因公殉职”或失踪。被动物发现了以后肯定免不了一阵好奇,最惨的是其中两台遇到了泥石流……调查队员们也总结了经验,将后续的放置位置做了调整和优化。

在欣赏这些图片和分享这些故事的时候,我们要感谢这些一丝不苟地工作在野生动物保护事业最前线的团队。“动物保护”四个字说起来简单,行动起来却并不容易。正是野外调查队的队员们和他们背后的团队,在几百平方公里的山野间用脚一步步的实践,才让我们得以了解这些野生动物真正的生存状况,并制定出科学的保护策略。

参与珠峰地区2018年春季和秋季雪豹种群及栖息地调查的人员有来自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陆桥生态中心的肖昶羲、杨帆和崔红艳;以及来自珠峰雪豹保护中心的拱子凌、张益多、扎拉桑布、尼玛旦增和扎西坚赞。向他们致敬!

在接下来的12月,我们会和珠峰雪豹保护中心一起,了解多个合作团队在今年展开的调查研究活动,我们希望通过他们的故事,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到雪豹这一物种,以及牠们所处的世界。雪豹和人类之间的距离,其实并非想象中那样遥远。

扫码购买雪豹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