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地震海啸救灾行动总结

2018.10.25

一、事件背景

2018年9月28日当地时间18:02分,印尼中苏拉威西省发生7.4级强震,震源深度10公里,震中为东加拉(Dongala)县Sirenja镇Lende村。

地震引发海啸袭击了帕卢(Palu)市的塔丽丝(Talise)海滩和东加拉(Dongala)的海滩;地震更造成帕卢市的Petobo、Balaroa住宅区和Sigi区Jono Oge等地区大面积土壤液化和泥石流,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此次灾害直接导致19.1万灾民急需人道主义援助。

印尼政府随即启动了全国范围的灾害响应动员,由于受灾面积大,损失严重。10月1日,印尼政府正式请求国际救援组织提供援助,国际社会反响积极,多国提出提供援助的意向,但印尼政府评估为国内响应级别,故对于国际组织参与实地救援的审核相当严格。包括救援队类型、有无本地合作机构、援助物资进入渠道等方面设置了许多前置条件。根据东盟提供的数据,仅有约35%的国际响应获得了印尼方面的批准可以继续开展工作,其中较多的是航空运输能力方面的援助。

基于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中国政府第一时间向印尼提供了20万美金的紧急援助,并根据印尼方需求,通过专机向印尼政府提供帐篷、净水器、喷雾器、发电机等援助物资;国内社会力量也密切关注这次今年全球最严重的自然灾害,研判灾情信息,探讨开展国际救灾行动的可行性。

二、救灾响应

我队于9月28号19:00开始跟踪和关注地震灾情,并在联合国国际救援行动在线协调平台VOSOCC上登记状态为Monitoring。

10月1日,在得知印尼政府表示欢迎国际援助后,灾情研判小组与万科公益基金会、卓明灾害信息中心迅速完成灾情研判,由万科公益基金会提供行动经费,启动【5REB】国际救灾行动预警,召集先遣工作小组前往印尼落实救灾行动接洽救灾许可和落地对接机构。

10月2日,我队抽调城市搜救队、医疗辅助队、特勤等5个部门6名队友,与北京市应急救援协会、平澜公益基金会以及在印尼工作的中国志愿者组成中国志愿者联合队,携带医疗、生命搜救、照明、防疫、通讯等专业设备分别从北京、青岛、深圳及墨尔本出发前往雅加达。

同时,志愿者联合队联络先期抵达的中国志愿者Pippa,与印尼当地的志愿者组织沟通,办理进入灾区的官方许可和,及人员、物资进入灾区的安全通道。同时修改VOSOCC登记状态为Standby。

10月2日深夜,我队先遣小组抵达雅加达以后,与中国志愿者联合队一起积极与印尼京东、迈瑞医疗、中兴通讯、印尼客属总公会、印尼泗水中商会等驻印尼中资公司、中资机构、华人组织建立联系,同时也与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东盟中心AHA CENTRE、印尼国家灾害管理局BNPB、印尼红会、印尼本地的救灾机构开展联络,进一步落实救灾许可途径,并获得迈瑞医疗提供的专业医疗设备支持。

10月4日,驻印尼工作中国志愿者Pippa获得印尼本地NGO组织的同意,以当地志愿者身份进入灾区,开展前期灾情收集和调查工作,并协助我方一名队员申请到当地NGO开具的许可证;我队同时为Pippa组织的志愿者团队在震中东加拉(Dongala)县的Sirenja镇向三个受灾村庄内发放物资和建立临时安置点的行动,提供了技术建议和部分物资支持。

由于灾区初期有发生抢劫和哄抢物资的传闻,周边道路交通状况不明,为解决物资进入渠道的问题,在当地华人志愿者的帮助下,我队先遣小组先后制定了:

由望加西(Makassar)经马穆珠(Mamuju)通过印尼当地志愿者组织的私人专机空运至帕卢(Palu);

和由京东(印尼)公司的物流车辆直接陆路运输至帕卢两套物资进入方案备选。

10月5日,通过印尼华人的帮助,中国志愿者联队获得灾区中苏拉维西省西吉(Sigi)县政府邀请,同意接受中国志愿者前往提供救灾援助。

我队随即与中国志愿者联队其他成员达成共识,调整前期工作计划,以物资赈济形式响应当地政府的请求。

基于此,我队根据印尼本地华人提供的灾区情况,并结合印尼当地天气炎热容易引发登革热病情等实际情况,进行专业的需求评估,拟定救灾物资采购计划,明确定位采购物资集中关注于灾区急需的卫生清洁、药品及蚊虫防疫类物品,同时派遣5名队员前往非受灾地区望加西,落实物资采购及运输工作,1名队员留守雅加达对接印尼本地机构。

中国志愿者联队就“获得政府邀请,拟赴灾区依此开展相关赈济工作”的计划,由北京市应急救援协会向中国驻印尼使馆做了详细汇报。

10月8日,由万科公益基金会提供物资采购资金支持,在京东(印尼)公司的大力协助下,我队按拟定计划完成首批救灾物资的采购,并派遣4名队员前往西吉(Sigi),落实物资抵达灾区后的发放安排,2名队员留在望加西(Makassar)协调物流安排。


10月9日,我队完成与西吉(Sigi)县政府的报备对接工作后,5名队员撤离印尼回国,1名队员留下跟踪相关救灾物资运输情况,并根据当地政府提出的需求,协助印尼华人继续在当地采购清洁用品、食品等物资。

10月12日,由京东(印尼)负责运输的救灾物资抵达帕卢(Palu)京东仓库,我队随即联同中国志愿者联队成员、印尼本地华人Monna、钟姐(TJUNG/OI SIAN)、Pippa的志愿者团队以及当地宗教、志愿者组织,按之前拟定的计划将物资合理有序地开展分发工作。

10月15日,基于大部分物资已交付本地志愿者和华人组织,我队最后一名队员离开西吉(Sigi),结束任务返回雅加达,并向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就中国志愿者联队在印尼开展的工作做了专题汇报。

在印尼救灾期间,以印尼老杜、Monna、钟姐、Pippa志愿者团队等为代表的印尼华人积极协助中国志愿者联队和我队的行动。

印尼老杜前期帮助联队对接我国驻印尼使馆报备工作,并介绍印尼客属商会、印尼中华商会等印尼华商组织;Pippa团队安排华人翻译意珊为我队提供翻译支持;

Monna、钟姐多次与印尼外交部、印尼军方、西吉(Sigi)县政府、东加拉(Dongala)县政府机构沟通协调灾区行动许可和救灾物资运输方案,并最终为我队及中国志愿者联合队取得灾区当地的工作邀请。

同时,钟姐和Monna两名华人为我队在西吉(Sigi)和东加拉(Dongala)两县的物资赈济发放工作提供了车辆、营地、物资临时转运仓库等一系的便利和支持,并出资购买救灾物资,亲自参与后续的物资发放等相关工作,为我队及中国志愿者联合队的救灾行动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和支持。

在持续16天的国际 救灾行动,我队共有6名队员参与一线救灾行动,后方指挥中心共计出动 413人次。

三、工作内容

本次印尼中苏拉威西省地震海啸救灾行动中,我队开展的工作内容包括:

(1)救灾物资采购、募集与运输;  

(2)物资发放;

(3)医疗救助;                          

(4)对外协调与联动;

(5)募集与捐赠;                      

(6)后方信息指挥中心;

(7)撤离。

基本工作开展情况如下:

01

救灾物资采购、筹集与运输

10月6日-8日,根据前方灾区志愿者反馈的灾区物资需求和卓明灾害信息中心的建议,我队积极协调救灾物资筹措,联合万科公益基金在望加锡完成了包括蚊帐、发电机、防雨布、绳子、药品等价值近人民币10万元的救灾物资采购和组织工作,并由京东(印尼)公司伙伴协助当地采购及物流安排车辆送往灾区。

10月9日-12日期间,我队与中国志愿者联合队队友一起分别走访了重灾区西吉县政府、东加拉县政府以及西吉县南部山区库拉维(Kulawi)乡了解灾情。

并在壹基金、印尼泗水中商会和老杜、Monna、钟姐等印尼华人的支持下,根据走访结果继续采购了包括卫生用品、妇女用品、食品、油、牛奶、婴儿营养品在内的超过人民币8万元的救灾物资,其中老杜、钟姐、Monna等印尼华人提供了价值超过人民币6万元的灾区急需生活用品。

帕卢超市采购部分清单

02

物资捐赠、发放

10月10日-17日,在印尼华人钟姐、Monna和Pippa志愿者团队的帮助下,我队分别按计划向西吉县政府、东加拉县政府、帕卢市政府、库拉维乡政府、帕卢天主教会、东加拉Sirenja镇等单位和机构开展物资捐赠和发放工作,共向上述受灾地区捐赠、发放由万科公益基金会、印尼中资暨华人、壹基金资助的各类救灾物资价值近20万元,其中2000顶蚊帐为上述地区第一批接收到的蚊帐,对当地的防虫防疫工作提供了紧急支援。

其中,西吉县政府、西吉县医院、库拉维乡政府、帕卢天主教会的物资为直接捐赠,东加拉县政府物资为现场发放;

Pippa团队在东加拉县Sirenja镇、Nupa Bomba村,西吉县Kulawi乡的Boladangko村和Tangkulowi村进行发放,并为SUKMA BANGSA帐篷学校机构提供了帐篷布,用于灾区第一间恢复教学的帐篷教室的地板防潮。期间我队还配合钟姐、Monna在帕卢当地进行了零散的救灾物资发放工作。

10月12日向西吉县政府转赠物资


10月13日向东加拉县政府捐赠物资,并协助发放

移交东加拉县政府的物资及药品清单(药品全部为印尼本地采购)

移交东加拉县政府的物资及药品清单(药品全部为印尼本地采购)

其中西吉县医院捐赠物资包括:外伤药8包、敷料6包、口罩5包、手套2包、一次性防护服8件。

10月15日,西吉县政府向当地受灾民众发放了我队及印尼华人组织提供的救灾物资

10月17日,由Pippa、Monna协助将部分剩余物资转赠Palu市政府

10月12-20日连续8天,Pippa志愿者团队分别在东加拉县Sirenja镇下属的Tompe村、Tajune Padang村、 Lende村、东加拉县城近郊山区的Nupa Bomba村,以及西吉县Kulawi乡的Boladangko村和Tangkulowi村等6个受灾村庄发放由我队和印尼华人联合提供的蚊帐、妇女卫生清洁包、食品等救灾物资,收到当地群众的欢迎。


03

医疗救助

我队随中国志愿者联合队到达西吉县后,先前往西吉县政府报到备案,并于第一时间将迈瑞公司提供的心电监护仪、血氧仪、便携式B超等专业医疗设备移交给西吉县医院使用。10月10日至12日,我队先遣小组队员与中国志愿者联合队队员在灾区走访期间,紧急医疗处置4例受伤的群众。


04

对外协调与联动

928印尼地震发生后,我队第一时间启动内部预警,并根据卓明灾害信息中心提供的信息实时调整工作方向,与北京市应急救援协会、平澜公益基金会以及在印尼工作的中国志愿者积极沟通,协同组建了中国志愿者联合队CVU,分工合作参与后续的赈济救灾行动。

在印尼开展工作期间,中国志愿者联队及时向中国驻印尼大使馆汇报工作情况;外联组先后拜会了印尼客属总公会、印尼中华商会、印尼红十字会、NU Care等机构,了解进入灾区的有效途径;物资组则在万科公益基金会、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壹基金和印尼华桥的帮助下,积极与迈瑞医疗、京东、中兴等中国在印尼企业以及印尼泗水商会等印尼本地华人组织接洽,根据灾情动员、组织救灾物资,联络了解救灾物资安全进入灾区的物流运输路径。


在接受西吉县政府邀请抵达灾区后,我队与中国志愿者联队成员在印尼本地华人的支援下,分工合作默契配合,中国志愿者联队成员都海郎,完成了对西吉县砂土液化区域、库拉维山区的灾情调查工作,并与在灾区开展工作的其他国际救援组织进行了交流。

12日-14日,我队联和本地华人在帕卢市协助印尼泗水中商会询问核对到港救灾物资情况,寻找救灾货物。

05

募集与捐赠

本次印尼地震海啸救灾,万科公益基金为我队提供了行动经费和救灾物资专项采购经费共计10万元;壹基金乐捐人提供救灾物资专项采购经费2万元;深圳市安多福消毒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救灾行动紧急提供了一批救灾消毒用品。


06

后方信息指挥中心

我队后方信息指挥中心从10月1日12:00启动后方信息指挥平台,至10月16日12:30关闭全部印尼救援行动报备,连续不间断工作16天,共有413人次参与后方指挥中心的信息收集整理、物资整理、运送、后勤保障等工作;

前指与后指保持每天深夜或凌晨举行前日工作总结与次日工作计划连线会议,做到了数据回传清晰、信息畅达、计划合理、工作有序。同时,由深圳大学生救援联盟发起的公益救援翻译人才库对本次国际救援给予了全程翻译支持。


07

撤离

10月15日,由中国志愿者联合队组织协调的近20万元救灾物资捐赠工作基本结束,同时、物资发放工作也在各委托方的协助下有序开展。

至此,中国志愿者联合队已基本建立了通往灾区帕卢市、西吉县、东加拉县的救灾物资运输、储运、分发渠道,并与印尼中华商会、泗水中商会、Pippa志愿者团队等机构共享资源,为印尼本地华人组织和中资机构参与后续物资赈济、灾后重建工作,建立了安全高效的工作通道。

10月15日,在完成既定工作任务后,中国志愿者联队向西吉县政府报备撤离,全体人员启程回国,结束本次国际援助行动。

中国志愿者联合队的救灾行动得到了印尼帕卢市政府、西吉县、东加拉县政府相关人员高度的评价和赞扬,特别是我队精准救灾,捐赠的蚊帐和卫生用品是当地缺乏的急需品,且当地没有接到过蚊帐类物资援助,政府工作人员积极配合了相关物资的发放,让这批物资对启动当地卫生防疫工作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0月15日,前线撤离队员在经雅加达回国途中,于15:30至16:20前往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就我队此次救灾工作开展情况进行了专题汇报,提交了工作小结报告。

10月16日 12:30先遣最后一名队员安全抵达深圳并归还集体装备入库。

四、经验与不足

印尼苏拉威西省地震海啸救灾行动是我队第四次参与国际救援行动,目标工作内容以救灾物资募集和发放为主,行动基本达到任务预期。

本次行动我队遵从联合国搜索与救援咨询团INSARAG的流程要求,在启动、动员、行动、撤离阶段在联合国VOSSOC平台进行了登记,并按照要求分别向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东盟中心AHA CENTRE、印尼国家灾害管理局BNPB均提交了救灾申请表格。

在获得灾区县政府的正式救灾邀请并抵达灾区后,在赈济行动中服从印尼当地政府部门对于国际救灾队伍的管理,除物资采购和运输捐赠外,未直接参与针对受灾人群的物资发放工作,但要求合作伙伴在物资发放过程中运用了适当的工具表格。


此次行动正值我国国庆节黄金周期间,无论是深入灾区工作的先遣队友还是在后方指挥中心值班的队友,均牺牲了与家人团聚和度假的时间,全身心的投入到救灾工作中,充分践行了人道主义精神。

通过行动,也暴露了我队的一些问题和不足,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队员普遍对INSARAG手册内容不够熟悉,国际救灾流程还需要进一步总结和优化。

2、对于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的政府救灾工作程序不够了解。

3、平时需要加强与东南亚国家华人、华侨、中资机构的联络。

4、尽管后指操作规范逐步成型,效率有所提高,但了解并掌握这些规范的人员太少,需要长期及广泛地培训更多的后指信息员参与类似的后指信息工作。

5、队员综合能动性依然较弱,能独立承担工作的核心骨干少,需加强人才梯队建设;

五、灾区观察

9月28日印度尼西亚苏拉维西省帕卢地区7.4级地震,引起海啸和砂土液化等一系列灾害,给当地造成巨大生命财产损失。

我队先遣小组6人于10月2日抵达印尼首都雅加达,至10月16日全员回国,灾区持续工作时间超过13天。

在国家应急管理部、国家合作发展署、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国内社会各界、新闻媒体、驻印尼中资机构、印尼工作华人志愿者、印尼华人组织,以及印尼本地救援组织、宗教团体的关心、帮助和支持下,顺利完成预定工作任务。

期间深切的感受到国际间真诚合作的巨大能量,以及大灾大难面前各方不分国别、民族、信仰和种族通力合作,全力付出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

根据我队先遣小组的观察,发生在13:59分的6.0级地震和18:02分发生的7.4级地震,给帕卢市及周边地区的建筑造成了严重破坏,部分中高层建筑整体坍塌,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同时地震还造成山体滑坡,进入灾区的道路受损,灾区及周边多个机场严重受损,特别是帕卢机场跑道受损,大型货机无法起降,重型机械设备和车辆无法及时进入灾区,给救援救灾工作造成了巨大的阻碍。


帕卢市中心的Ramayana购物中心


西吉县(Sigi)地区的受损情况

地震共导致66,926栋房屋可能受损,其中98.9%(66,238)位于中苏威拉西省。西苏拉威省有688座房屋损坏,由于没有关于房屋受损程度的分级数据,所以数据在现场核查后仍有可能上升。

除造成大量建筑物坍塌,道路截断外,地震还在当地部分地区形成了高达60-70厘米的地面整体沉降,使得原本高于海平面的生活区域现在会被潮水淹没,不再适合居住。


东加拉县Sirenja镇Tompe村被夜晚潮水淹没的海边房屋和道路

地震发生后, BMKG对东加拉(Donggala)西海岸启动了海啸早期预警,对东加拉北部海岸、马穆珠(Mamuju)区北部和帕卢市西部启动海啸警戒状态(海啸可能低于0.5米)。随后BMKG在18:36结束了海啸早期预警。

而实际上,地震引发的近场海啸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抵达了位于帕卢湾南端的帕卢市和东岸的东加拉镇沿岸,据现场人员观测,海啸浪高最高估计达到了6米,海啸深入陆地200米,造成了重大的伤亡。海啸的规模和破坏力大大超过了BMKG的预测。


帕卢Masjid Baiturrahman清真寺(紧邻Palu Grand Mall)倒塌后受海啸袭击

走滑型地震诱发海啸的情况非常罕见,据分析,此次海啸的发生机制是由于地震导致海底大陆架滑坡,引发近场海啸,而帕卢湾狭窄的地形也放大了海啸的破坏力。

由于印尼政府新型的海啸预警系统还未投入使用,旧的海啸预警系统又因为各种原因未能有效发挥作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震后灾区民众对于海啸的警觉与防范。政府宣布海啸预警取消后出现的海啸袭击,对灾民的心理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图为BMKG发出的海啸预警与帕卢湾海啸波及情况的实际评估结果

受强烈地震影响,引发大面积砂土液化,导致建筑物沉降乃至淹没,砂土液化吞噬了地面上所有的房屋、车辆、人员、物品,造成了难以想象的破坏。

受影响的地区包括1、Balaroa(Palu Barat区),2、Petobo(Palu Selatan区)和3、Biromaru(Sigi Biromaru区)。

BNPB初步统计表明,由于液化,共有430.7公顷土地被淹没。共导致3,773所建筑物受到影响。据地方机构估算,砂土液化导致上述区域超过5000人失踪,而由于大型救援设备无法作业,以及砂土液化掩埋的特殊性,至10月11日宣布搜救结束,上述砂土液化区域除少量幸存者之外,失踪人员获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印尼政府已将该地区设为禁区,作为永久纪念地。地震、海啸、砂土液化三大灾害的叠加发生,成为此次中苏拉威西地震带来巨大破坏力的三大杀手。

砂土液化袭击前后的Balaroa住宅区


砂土液化区域的示意图

印尼中部时间10月3日上午8点47分,印尼北苏拉威西省索普坦(Soputan)火山发生喷发,火山灰高达4千米,BNPB表示,该火山处在三级警戒状态。幸运的是,该火山对中苏拉威西省地震的受灾人群未造成直接威胁。也暂时未影响到对人道主义行动至关重要的帕卢机场、望加锡(Makassar)机场和Balikpapan机场。


截至10月8日13:00,已确认有1,948人在中苏拉威西地震和海啸中遇难。 BNPB公布的数据称,另有2,549人受重伤并住院,8,130人受轻伤,仍有835人失踪。

而在Balaroa、Petobo等因震后砂土液化的地区,根据地方机构提供的估算数据,可能有超过5,000人被掩埋,这其中不排除有部分居民到别处避难的可能;此外,从当地居民了解到,作为旅游地区的东加拉海岸线一带有大量旅店、餐厅、酒吧等由外地人开办的旅游商业设施,这些小商业主由于流动性高,身份登记资料不完整,不排除在海啸突袭下被卷走,但没有进入官方统计数据的可能性。因此,准确的遇难人数短期将无法披露。即便如此,9·28中苏拉威西省地震仍是2018年乃至近几年全球伤亡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


地震发生后,中苏拉威西省长宣布9月28日至10月11日为最初14天紧急响应期(后延长至10月26日,),并指派132/Tadulako营指挥官为突发事件指挥官,在帕卢市Makorem 132 / Tadulako( -0.897464°,119.877599°)成立了突发事件指挥所。

印尼国家搜救局(Basarnas)从帕卢、Banjarmasin、Gorontalo、国家办公室和Makassar调动搜救队伍,以帕卢搜救队作为领导机构,进行现场作业,并与警察、志愿者等进行活动协调。根据AHA报告的最后更新的报道,截至10月3日,搜救工作救出了86人,挖掘遗体422人。


在地震、海啸和砂土液化的三重打击下,本次印尼地震灾害造成的重度破坏区域面积巨大,受灾人群众多,印尼本地的生命搜救力量面临严重不足,道路坍塌阻碍了外部救援力量的快速进入,大量被埋压人员未能及时获得专业救援力量的抢救。而这一局面并未随10月1日印尼政府开始表示欢迎国际社会提供援助而得到缓解。


同时,灾害造成了超过1万多人受伤,受当地医院设施损毁和停电影响,大批伤员也不能获得及时救助。截至10月8日,印尼政府已在受灾最严重地区的15家医院和50家医疗中心提供医疗服务。 当地共有1,175名医疗专业人员。 少部分重伤员被转移到望加锡的11家医院进行重症监护。

从走访当地县级医院的情况看,县级医院内缺乏药物和专业的医疗设备,病患仅能获得有限治疗。


通过志愿者在山区走访的情况看,不少当地居民因信任当地巫医而对现代医学的不信任,不愿意前往政府或救援机构提供医院就医,宁愿采用当地的土法接受医治。


(Pippa在东吉拉县Sirenja镇Tajune Padang村的临时安置点探访到的骨折病人,最终该病人拒绝下山,未接受医疗救助)

10月11日,救灾指挥部宣布生命救援行动完成。灾区救灾工作进入灾后重建阶段。官方公布的流离失所人数达到了74444人,同时由于大面积持续停水停电,以及对继续可能发生次生灾害的担忧,不少民众并不敢继续滞留在自己的家中,加上救灾物资由于塌方引起交通不畅而受阻,初期的救灾物资大部分只能依靠有限度开放的Palu机场空运进来。这也进一步加剧了救灾物资短缺和对物资导向不均所引发的不满情绪。在部分城区,以及进入Palu陆路交通需经过的Poso、Mamuju地区就发生了哄抢物资的现象。这种现象反过来又影响了救灾物资的畅通进入。


随着大批军警的持续空投进入,当地治安状况区域趋于稳定,印尼政府其他职能部门、企业、社团、民间组织、志愿者等,也纷纷投入救灾行动中,交通、电力、通讯、邮政、能源等基础设施逐渐恢复,银行、商铺和早市、街边菜场也也都开始正常运转。大型超市因为内部存在倒塌,所以限制购买者进入,只能在室外填写清单等候工作人员送出来,超市没有比以往的物价高,反而低于市场价格在处理全部的库存。除了采购量很少的一般民众,也经常有爱心人士大批量采购食品和日用品,用于可以到达的村庄和安置点发放。

但因地质滑坡所引发的交通阻断问题一直困扰灾区,地处南部山区的西吉(Sigi)县库拉维(Kulawi)乡的道路直至10月15日才首次被正式抢通,救灾物资才可以通过陆路运输进入,之前均是依靠直升机空投。


截止10月23日,来自Pippa团队提供的信息,当地雨季来临,不断出现新的塌方阻碍了物资的运输,除依靠摩托车、四驱皮卡零散拉运外,仍需要通过直升机空投救灾物资维持里面村民的生活。灾区sigi县的Kulawi,Kulawi Selatan,Lindu和Pipikoro依然受到饥饿的威胁。而印尼政府确定在10月26日结束应急响应,届时,直升机和重型设备将在紧急响应结束时撤回,灾区居民的救助安置如何开展,将会成为新的问题。


当地是登革热高发区域,由于灾后尸体挖掘、清理进度缓慢,同时因为缺乏帐篷,在城区内,不少人直接就睡在露天的街道上,而在东加拉海岸沿线,大量受灾民众从海边撤离到高处山上,聚集在临时简陋的避难所中,卫生状况恶劣,灾区疫情风险极高。


AHA在10月3日报告中发出警示,提醒灾区及进入灾区开展救援的工作人员,须慎重应对蚊子等病媒增殖和由此导致的疾病以及不安全的水源和地方性传染病的风险,包括登革热、疟疾、寨卡病毒、血吸虫病以及霍乱、痢疾、伤寒等水媒传染病、空气传染病等。


另一方面,当地卫生防疫力量严重不足,先遣工作组在灾区期间未在当地发现有成体系的消杀防疫组织工作,而包括在雅加达在内的整个地区均出现疫苗短缺现象。


了解到当地至今尚未开展过杀虫或发放蚊帐等虫媒阻断工作,我队通过委托当地工作团队向东加拉和西吉南部山区派发蚊帐。

10月14日,由中国捐赠的救灾帐篷在Palu的安置区被搭建起来,也是灾区已有少数可以供家庭使用的救灾帐篷。10月19日,东吉拉县Sirenja镇Tajune Padang村中国捐赠的帐篷搭建的临时安置点,可以安置约一百户村民,开始分配给村民家庭,获得了高度的赞誉。


据报道,印尼当局10月18日起,开始派遣直升机到地震海啸灾区帕卢市(Palu)上空部分地区喷洒消毒剂,开展消杀防疫工作。

地震发生初期,BNPB将救援响应定位在国内响应级别,未申请国际援助。9月30日Joko Widodo总统抵达受灾地区视察后,向外交部下达了有关国际援助的要求,10月1日,印尼政府通过国家灾害管理局(BNPB)和外交部表示欢迎国际援助。

AHA中心及东盟东盟应急响应和评估小组(ASEAN-ERAT)第一时间响应印尼中苏拉威西地震灾情,并使用区域资源进行支持,从东盟灾害应急物流系统(DELSA)调集区域储备的救助物资。

BNPB与AHA中心分在于雅加达、帕卢和巴里巴板,联合组建了国际援助联合行动和协调中心,对国际援助进入灾区进行备案和准入评核。

包括中国在内,多个国家和国际人道主义组织积极响应,提供了包括C-130运输机、帐篷、发电机在内的救灾物资及资金支援印尼地震救灾。

但是对于国际救援人员的进入,印尼政府态度极为审慎,多次强调国际组织在灾区必须和本地机构合作,并不得往灾区派遣非印尼公民。

鉴于上述政策限制,除了物资援助和少数红十字系统的医疗队,印尼政府事实上几乎谢绝了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大部分生命搜救和灾害医疗类型的国际专业救援力量进入灾区开展最初的生命救助行动,也限制了其他类型的国际机构相应能力的发挥。面对连续发生的龙目岛地震以及中苏拉维西省地震灾害,印尼政府对待国际援助的态度,都对联合国主导的国际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在亚太区乃至全球的政策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第一批东盟的物资抵达帕卢

中苏拉威西地震发生后,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多个国家的超过135支救援队伍、民间救援组织按照印尼政府的要求提交了准入申请,在V-OSOCC系统上登记获准进入灾区工作的国际队伍有英国、法国、美国、德国、瑞士等少量国际救援队伍,主要工作方向是开展通讯支援、水、卫生、物流等支持性工作。这些救援队伍和其他一些人道主义救灾组织,与以往一样集中在指挥部和协调中心附近建立营地,大部分队伍都是和当地机构联合行动,早晚召开工作会议,一些印尼本国的机构在不断和成熟的承担起NGO之间的协调工作。

由于临近2019年印尼总统大选,印尼政府对于外国志愿者进入灾区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尽管救援志愿者的工作收到灾区政府和民众的普遍欢迎,但在印尼国家官方仍然受到冷遇,在这方面,作为来自中国的志愿者,中国志愿者联合队的队员们更加深有体会。

与之对应的是,印尼民间NGO组织和华人志愿者积极参与救灾行动,他们不仅自己积极组织力量开展救灾行动,还给予包括中国志愿者联合队、Pippa志愿者团队在内的其他救援组织最大限度的支持和帮助。很好地诠释了大灾面前,天下一家的人道主义精神。

10月7日,在中国志愿者联合队进入灾区前夕,后方信息平台工作人员在网络上搜到了一封来自印尼地震灾区kulawi的求援信,并被很快翻译出来:一个在地震里失去了父亲的男孩,在操场的帐篷里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得到一些汽油,并为他的母亲和姐妹请求一些卫生用品和卫生巾,他把信交给飞行员带出来并发到网上,让所有参加救援的人都十分感动。中国志愿者联合队在返程前夕,还专程携带部分物资前往kulawi寻访这名男孩和他的家人,虽然由于各种原因未能找到,但面对灾难,每个人付出的努力,还有救援队员的那份赤诚,都深深温暖了每个参与其中的志愿者。


向在灾难中死去的受难者默哀,

望生者坚强!

向所有救援人员致敬!

鸣谢

国家应急管理部

国家合作发展署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

中国灾害防御协会地震应急救援专家委员会

印度尼西亚西吉县政府

印度尼西亚东加拉县政府

万科公益基金会

壹基金公益基金会

京东(印尼雅加达)公司

深圳迈瑞生物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

北京市应急救援协会

平澜公益基金会

深圳市安多福消毒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市乐惠科技有限公司

Pippa志愿者团队(Pippa、意珊小姐、梁芳芳女士)

印尼华人志愿者老杜、钟姐(TJUNG/OI SIAN)、Monna

印尼泗水中商会

印尼客署总公会

印尼中华商会

刘源霖先生

李中辉先生

NU Care-Lazisnu

中苏拉威西NGO LPMS创始人Adi女士暨Rumah Lako机构

中兴通讯

深圳大学生救援联盟

声明:本报告中所采用的数据、图片部分来自卓明灾害信息中心、AHA Centre、Pippa志愿者团队,在此特别感谢。本报告所阐述的内容、观点、结论和图片为我队内部工作总结使用,如需引用,请与深圳公益救援队联系。

深圳公益救援队

2018年10月24日

撰稿:金洋

排版:范豫荣

审核:石欣

【关于我们】

      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SRVF),前身为深圳山地救援队,于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中发起,是一支自发的民间专业志愿者组织,自筹建以来积极参与周边和其它地区的救援和重大灾害响应,并致力于社区安全知识宣导。我们的宗旨是:传播安全理念,志愿服务社会,安全第一,生命至上!